时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启武林 > 47、水落石出
    “你没受伤吧?”李振南心疼的望着李仓。

    众目睽睽之下,李仓心中尽是有话,但也暂时咽了下去,沉默着看着久久未见的父亲。

    “妈,妈妈呢?”李仓问着。

    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人走了过来,那人身穿青衫,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陡然开口:“李盟主,虽然你现在已经是盟主身份,可是你儿子的事情还没有查清,为何就放了,要知道你儿子杀了我车家的……”

    那人是车家的顶尖高手,功力在高武级别,他陡然开口间,话还未说完,便被李振南打断:“哈,车老翁,别来无恙……”

    车老翁一愣,连道:“正好大家都在,让整个武林都见识见识,误杀了人,是否会有应有的惩罚?”

    众人纷纷点头,不明白其中因果的人皆是连连讨论着,一番询问下,大家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李振南的儿子,在与车家的车麟比试时,误杀了他。

    有人觉得,比试中刀剑不长眼,死伤也不算什么,可是在场的所有比试中,没有出现过人命,这也使众人疑惑不已。

    此刻,赵明岳忽然走来,连道:“车麟入魔,这个公证人姜老早就已经证实,已无需多说,此刻没有追究你车家车麟入魔之时已经是万幸,你现在还敢来凑热闹。”

    赵明岳说着,他现在已经不担心李仓的安危了,有李振南在此,莫说车麟真的是入魔而死,就是车麟是被李仓误杀,也无碍。

    “我车家入魔?有何证据?”车老翁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此时车家全部走来,纷纷怒目相望,他们车家接连损伤,车如龙等人被抓,车麟身死,现在又有入魔的嫌疑,这等耻辱,的确是不能够忍受的。

    李振南拔出厉剑,神情淡若,道:“好,等着就是你们车家这句话,证据,就在大家的眼前。”

    说着这话,李振南起身跳起,一剑挥斩而去。

    剑光直指那老头,车家老翁目光陡然一震,他万没有想到李振南居然会这么不按常理出牌,而是选择了直接战斗。

    “嗖。”老翁的身法甚是快捷,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把厉剑,与之交战了起来。

    三招之后,老翁有些抵不过了。

    “什么?玄武?”老翁乃是在场的一流高手,修为早就在高武级别,此刻几招之后,陡然发现李振南居然是玄武级别,此刻再也顾不得说辞,而是想要逃走。

    因为这车老翁已经知道,车家入魔之事,已经保不住了。

    “休得逃走,大家一起上,这车家已经与邪魔勾结,现如今但凡逃离者,都是邪魔。”

    说着,一番的厮杀,这车老翁已经抵挡不住,他知道,此刻李振南的实力太过于强大,而且丝毫不在乎名声,更不在乎这个武林盟主的位置,投身于太石山脉的人,都是死士,一切都会用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行事。

    这般想着,车老翁遥身一变,他的头顶之上立刻长出了一双鹿角,黑色的鹿角之上散发着黑芒,很是诡异。

    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居然也随之长高了些许,身高两米多,双眼也变得血红,此刻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一个老翁,倒像是一个壮士牛魔王的形状。

    “什么?”

    在场的人无不彻底的震惊,刚才听到李振南的话语,他们还在想着李振南的话语中是否有假,是否为了儿子而要灭了车家,也有人想要在这个机会将车家消灭,投靠了李振南。

    不过这个最有名望的车老翁居然变得如此形状,那些新一代的武林人员虽然不明白,但是在场的所有武林高手纷纷了解其中的缘由。

    “他们车家,入魔了。”

    “定然是修炼了魔道功法。”

    “怎么办?”

    “当然是杀过去了,天下,都被邪魔入侵,这等邪魔,我们武林不管难道还能由谁来管。”

    众人大吼声音不绝于耳,此刻所有的顶尖高手纷纷出手,飞身前来。

    李振南虽然是功法无敌,可是若要是面对整个车家也是有些吃力的,如今所有的人过来纷纷围住车家,场面顿时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李仓望着这一幕,心中尽使振奋,也惊奇不已,今日,这个车家勾结邪魔之事,算是彻底的水落石出了。

    见此,车家的所有人,皆是怒吼连连,此刻知道了这次躲不过,已经暴露了,索性全部爆发了魔道功法。

    今日车家到来的,一共一百多人,全部都是修炼过魔道功法的,一旦启动魔功,其实力全部爆发,翻了好几倍。

    那些昔日看似武功内力低微之人,在此时疯狂厮杀,身高猛涨,手中的剑虽掉落,但是利爪却涌现了出来,将一些个高手都击打放翻。

    原本围着的水泄不通,可是硬生生的被撕裂了一个口子,车家的人,死的死,逃的逃。

    尽管他们此刻一身武功翻了几倍之高,也抵不过整个赵都武林的实力啊。

    墙倒众人推,不论真假,现在车家这幅模样,有武林盟主带头,各大派掌座带领,势必是一场夺命追杀。

    少林寺,之前一直非常低调,可在此刻,却勇猛无敌,一路逼的车家好几拨人无路可逃。

    那昔日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此刻皆也团结起来,共同追击了车家。

    有的人被抓,有的人身死,有的人逃亡了各处,整个古塔山,现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战场。

    皇族的人始终没有动手,说到底,这些都是武林中的事情,与皇族无关,可是关于邪魔之事,乃是天下人的事情,不过现如今皇族的主要力量还是守住大局,因此并未出手。

    不用皇族出手,现如今的人手还是充足的很,除去些新一代的人留守,各大派,各小派,各大高手齐齐涌出,在这一次,邪魔之事,是现如今任何人都不能独善其身的。

    一直到了旁晚,众人才陆续回来,虽然车家逃走一些,但是都有身份照片,并且也下了大追捕,那些逃走的人,势必不会在回来了。

    李仓和赵诗雨坐在营地里,等待着各自的父亲。

    李仓心情得到了放松,这一系列的事情让他感到就像是做梦一样,一直幻想着父亲在武林中是个什么角色,一直担心父亲在太石山脉的安危。

    此刻能够见到,也定然放了不少的心。

    只不过,他的母亲,却没有见到,李仓想到这里,心情一下子又堵上了,他在等待,等待父亲回来时,一定要问一下。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