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布武 > 第30章 还是要努力一下
    为了让自己别在不务正义的路上越走越远,桑拉强迫自己研究一些远程攻击的法术,这也是有必要的,赢梅普吉拉那回真是幸运,但鬼知道自己能不能次次幸运。

    防患于未然,捉矢于未发,桑拉对韩非子防微杜渐的思想十分认可,为了自己的安全,所以决定着手开发远程攻击型法术,不再观察其他会分心的东西。

    桑拉首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各类知识、法术,他现在学习的知识大多在巫毒和德鲁伊这两个方面上,这两方知识的共同点,都是对自然植物有着应用研究,那就主攻毒药。

    专业知识的对口,再加上一些独特见解,桑拉对于药物的理解远超其他巫医,因此研究起来也快速,很快便整理出了一堆毒药知识,但他又面临了一个问题,怎么应用毒药?

    毒药这个东西非常危险,使之作用在敌人身上的方法也多种多样,直接做成药液或粉末撒向敌人,或间接涂在武器上伤害敌人,但是这些方法都不安全而且难以形成规模,更不要说远程杀伤。

    在一翻思考之后,桑拉最后将目标改换过来,将对成品毒药的研究转向微生物,他从伊罗缇那里学会的德鲁伊知识里,有很多是关于微生物的。

    德鲁伊研究的微生物通常是植物微生物,他们通过熟悉那些微生物的习性,然后用自然之力操纵它们,用它们来培育或催生一些特别的植物。

    偶尔的时候,德鲁伊也会直接使用微生物作战,例如变身成野兽,让兽爪带上一些真菌,这样可以让敌人的伤口无法愈合,造成割裂性的伤害。

    桑拉借助德鲁伊们的知识,从自然界中寻找出一些植物微生物,然后对他们进行观察,筛选出一些无害的微生物,用自然之力进行沟通,然后放进生物皿中增殖。

    当完成增殖和操纵的目标后,桑拉又从赞达拉岛上搜寻蚂蚁、蜜蜂等群体性活动的昆虫,将之扔进生物皿中接受微生改造,再接受他的控制,然后再行繁殖。

    以在地球看到的蛊术为蓝本,桑拉最后顺利得到了蚁后与蜂后两只蛊母,能够源源产出受他控制的蚁群和蜂群,有些美中不足得是,这两种‘蛊’都没啥攻击力,最多就是用数量给别人一些骚扰,用点浓烟就能薰下一大片来。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桑拉虽然在蛊术方面没什么进展,但是在微生物方面却是开辟一片市场,在蚁蛊和蜂蛊上不成功,那就去研究其他拥有强大力量的昆虫。

    为了更好的研究蛊术,桑拉从拉斯塔利卫队请了假,独自一人去了纳兹米尔沼泽,那里的沼泽地带是一个微生物、植物和昆虫的天堂,就是有点危险。

    赞达拉岛屿总共有三片区域,分别是祖达萨、沃顿和纳兹米尔,除此三块区域外,还有一片横亘在赞达拉中部的穆贾巴山脉,赞达拉三大金字塔中的阿塔达萨,诸王安息的陵墓便在那座山巅上。

    祖达萨是赞达拉的首都,沃顿是一片被阿兹亚基军队蚕食生命力后留下的荒漠,而纳兹米尔则是一片巨大的沼泽地带,那里鲜血巨魔的地盘。

    鲜血巨魔与森林巨魔、丛林巨魔等巨魔一样,都是巨魔的分支,但是不同得是,鲜血巨魔的衍生比较例外,他并不像森林巨魔、丛林巨魔那样是早期分支,而是在一万年前的天崩地裂后出现的。

    暗夜精灵把燃烧军团招惹进这个世界,虽然利用永恒之井的爆炸,成功将恶魔赶离了这个世界,但是唯一的大陆版块古卡利姆多大陆也被炸裂了,那场灾难被称作天崩地裂。

    在天崩地裂的灾难中,赞达拉巨魔在洛阿的指示下,展开了一个巨大的魔法结界,将沃顿、纳兹米尔和祖达萨从灾难中保了下来,而在那场灾难,准确得说,是灾难中的一场瘟疫后。

    当时是天崩地裂的最后时期,一场血液瘟疫掀起的灾变,席卷了整个赞达拉,成千上万的巨魔因此死去,为了妥善处理死去的巨魔,赞达拉实行了大范围火葬,这个习惯至今依旧保留在赞达拉和一些巨魔的社会。

    天崩地裂和大瘟疫过后,一些巨魔却相反得执着于那些瘟疫,并且从那些瘟疫里得到了一种鲜血能量,并且将其发展完善成整套的鲜血魔法,这也是他们名字的由来。

    鲜血魔法可以被施加在图腾上,他们会从敌人身上吸血鲜血与生命,并且以不同寻常的方式注入施法者的体内,这种魔法还会污染周边的生物,将它们扭曲成一种鲜血魔兽。

    因为鲜血魔法的邪恶,赞达拉巨魔选择将那些皮肤苍白发青,且越来越残忍的远亲流放到纳兹米尔,并且试图灭绝他们,但是这个目标在种种原因下未能成行,鲜血巨魔也就此在纳兹米尔扎下了根。

    桑拉在纳兹米尔内研究生物之余,悄悄得观察了那些用生物骨骼装饰自己,还处于原始母系社会中的鲜血巨魔,他发现这些远亲崇拜一位名为戈霍恩的洛阿,将他称之为血神,只是不知他的本体是些什么!

    虽然不知道戈霍恩的本体是什么,但是桑拉感觉他肯定不好惹,因为那些鲜血魔法很厉害,不但能夺取他人的生命力与鲜血强化施法者,更会扭曲四周的生物野兽,将之变成鲜血魔兽,那些魔兽外貌同样可憎且性情凶暴。

    桑拉悄悄猎取了一些扭曲后的鲜血蜱虫,试图用生物皿将它们炼成蛊虫,结果非但没有收到想要的结果,那些本来受控制的微生物失去联系的同时,还感觉精神似乎被意外打开某种灵觉,出现了似乎幻听之感。

    那些仿佛幻觉的声音游离在耳旁,仔细去倾听时又听不见,每每到这里时,桑拉感觉内心忍不住焦躁,充满了郁闷也愤怒,日渐增多的杂念,在一次观察鲜血巨魔的过程中让行踪败露,被对方所发现。

    在被发现之后,桑拉第一时间面临了鲜血巨魔们的追杀,不得不紧急逃出纳兹米尔,但半路上还是被射了一吹箭,不过他的运气不错,那些‘远亲’对他这样的‘亲族’似乎喜欢活捉而多过杀死,所以在吹箭上抹得是麻药而非毒药。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