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冰上仙 > 正文 第309章 悟以往(3)
    鬼界在颤抖。

    天空飘下大片的白絮,如裂帛,如绸带,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残影,落入往生池和黄泉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白冰看着眼前飘飞的白色的东西,拧紧眉头,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抬起头,果然看到头顶的天空裂开了一道缝隙,透出一线红光。

    裂缝越来越大,鬼界的魂魄开始躁动,它们时而聚在一起瑟瑟发抖,时而惊恐地乱飞乱撞,还有一些魂魄甚至顺着白冰破烂的袖子钻进他的衣服里,不安地颤抖着。

    白冰的视线追着每一个靠近他的魂魄,可是都没有嗅到熟悉的气味。他烦躁地脱下外衫,将魂魄们裹成一团,放到了地上。可是很快,那些魂魄就从衣服里飞出来,追逐着他的脚步。

    白冰不耐地看了它们一眼,抬头看着裂缝飞了过去。

    还未接近,他就感受灼热的气浪正从缝隙里溢出,阴气森森的鬼界被这股气浪烤得十分干燥,仿佛马上就能燃烧起来。

    白冰沉着脸,眼角的余光看到追随他来的魂魄们折返回去,便开始凝聚灵气,打算将这道缝隙补好。

    可是这次他的运气就不怎么好了,使了半天的力气,手上还没提起一丝灵气,仿佛体内的灵气之海已经干枯了。

    正在这时,他感到身后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猛地回身一看,发现怨灵不知何时已经靠近了他。

    白冰心中警铃大作,一边后退一边加快汇聚灵气。

    然而怨灵的视线并没有落在他身上,无数双眼睛同时盯着那道泛着红光的缝隙,脸上露出了意外和惊喜的神情。

    怨灵慢慢地靠近裂缝,它伸出几千只干瘦如枯骨的手,一起扒在了缝隙边缘上,那些眼睛拼命地朝着缝隙里挤,就像是被关在家里的疯子想要透过窄小的窗户看外面的世界。

    白冰渐渐地感觉到不对劲,怨灵巨大的身体已经将缝隙堵得严严实实,可是空气里的灼烧之感却越来越重,每一次呼吸都带着火辣辣的痛感。

    天空又开始飘下白色的片状物体,白冰伸手接住一片,发现上面竟然密密麻麻地绘满了咒文,看得人头皮一紧。

    他将它丢开,身体一跃,头几乎顶住了天空。

    在这个高度上,他能轻易地看到怨灵和那道缝隙,可是随后他就发现,怨灵似乎在拉扯那道缝隙。

    无数双手将缝隙撕开了,怨灵的身体拼了命地挤入缝隙中,短短几息之间,它的身体竟然小了一大半,看起来已经快要钻出去了。

    “不好,它要逃走!”

    白冰脸色一白,手臂迅疾地挥出,一把足有十几丈的长剑从他手上脱出,贴着天空划向怨灵,锋利的剑锋将怨灵的身体一切为二。

    被迫留下的怨灵立刻将几千只愤怒的脸转向了白冰,他们的嘴力突然吐出一大团黑气,将白冰包裹住了。

    白冰眼前黑暗无比,什么都看不见了,他能感觉到这些黑气在吮吸他的生机,能听到怨灵欣喜若狂的声音渐渐远去。

    他悚然一惊,拼命地挥剑斩开黑雾,待视线重新清晰时,却只能看到最后一点怨灵从缝隙里挤出,完全逃出去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因为那道缝隙里竟然流出了火红的炽热的岩浆,落到下面的往生池里,顿时浇死一大片魂魄。

    “不!不能毁了往生池!”

    白冰愤怒大吼,手中的长剑顿时增大了十倍,宽宽的剑锋抵住了缝隙,可是下一刻灼烧的热浆就烧穿了剑锋,继续向往生池里坠落,池中的魂魄之光马上又熄灭了一大片。

    白冰气急了,他再次凝聚灵气,终于成功地托起一团业火。

    岩浆一落到业火上就不见了,白冰大喜,举着业火慢慢地靠近了缝隙,尝试着用业火将缝隙填满。可是火带来的只有毁灭,缝隙在业火的灼烧下竟然又裂开了一寸。

    白冰惊怒交加,心思急变,托着业火的手钻进缝隙中,想要干脆将外面的岩浆全都烧掉。

    但是他的手一越过缝隙,就感到手臂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定睛一看,他的手臂在融化,铺平,和裂缝周围的东西融为一体,相应的,这道裂缝也缩小了不少。

    看着这一切,白冰马上就明白了,他的魂魄可以补全裂开的缝隙。

    他下意识地抽回了手,岩浆马上又从缝隙里淌了出来,落在往生池上,池水上冒出一片白烟。

    一时之间,白冰不知道该怎么做,眼睁睁地看着不少魂魄被滚烫的岩浆烧死。

    他的眼睛睁得极大,努力地看清池中还有没有江灵的魂魄,没有,一个都没有。可是他不敢错开一眼,怕下一刻就有一个熟悉的魂魄出现,然后被岩浆烧成灰烬。

    江灵真得往生了吗?万一她还留恋人世间,留恋着他,不肯往生呢?

    白冰不敢再想,他托出一团业火丢在了缝隙里,岩浆的流势一滞,但很快又开始流淌下来。

    这团业火远远不够。只要这道缝隙存在,就会有无数的魂魄被杀死,再也不能出现在世间。

    白冰看着自己的手,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对着头顶的天空遥遥地伸出了手,指尖冒出一缕白气,拉成一条长长的白虹,飘到天空上,与缝隙相融。

    他的身体在缩小,原本高大又挺拔的身体渐渐地变矮变瘦,那道缝隙渐渐地变窄变短。

    终于,缝隙消失了。指尖的白气不再溢出,他的身体只剩下十岁孩童大小,面容未变,睁着狭长的凤眼,欣然望向已经不再落下岩浆的天空。

    他缓缓地收回手,身子轻飘飘地落到地面上,魂魄们朝着他涌来,亲昵地贴在他身上,不肯离开。

    白冰的脸色浮现出一抹悲色,他苦笑着推开它们,视线扫过整个空荡荡的鬼界,希望再次落空。

    魂魄们慢慢地恢复平静。它们犹犹豫豫地回到往生池边,在池上盘旋片刻,扎进池水里。

    而从黄泉里飞出的魂魄,没有了怨灵的阻碍,也顺利地进入往生池中,沿着千百年魂魄往生的路线,走下未知的下一世。

    白冰呆呆地看了它们良久,忽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走到往生池边,看着水面上浮着的万千魂魄,用轻柔的语气说道:“若是没有我的干预,你能像他们一样往生,是不是更好一点?”

    魂魄无言,淡淡的荧光汇聚成一片浩大的荧光之海,温柔地包裹住了往生池边那个悲苦又懊悔的魂灵。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