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鬼手医妃:摄政王爷有喜了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都什么世道
    第二天,摄政王纷纷收到了欠款。

    看着只有八千两银子一下子涨到了差不多十万两,摄政王都惊呆了,不相信天下竟然有这等好事。

    梁驸马也来还债,耷拉着脑袋就进来,摄政王看到他放下了银子,不禁诧异地问道:“你不是手头紧吗?怎么有银子还给本王了?”

    梁驸马一脸忠厚地道:“王爷若不是亟需用银,也不会问我,我便是变卖家当也得把这银子凑上。”

    “你这个人就是老实可靠。”摄政王不禁感叹,觉得七公主这样的刁蛮女子能嫁给他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练血默默地数了银票,“还差五百两。”

    梁驸马脸色一红,汗颜道:“我……实在是凑不齐。”

    “算了算了。”南宫越挥手道,淡淡地白了练血一眼,“差不多好了。”

    练血腹诽,您是不知道这银子多难才能讨回来。

    想起国师说他是生活和理财上的白痴,练血此刻深表认同。

    也就是在政事上他会善于筹谋策划,查根究底,甚至抽丝剥茧,其他时候,他就是个傻子,任人欺骗。

    练血默默地退出去,暗珲在外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希望国师嫁过来之后,能把银子看紧一点。”

    “国师精明,比王爷精明太多了。”练血一点都不担心。

    梁驸马出来的时候,练血冷冷地道:“有些人就是不要脸,答应还齐,又抽走五百两,仔细别染了花柳祸害人家。”

    梁驸马狠狠地瞪了练血一眼,“狗奴才,嚣张什么?还不是一条狗?”

    暗珲微笑,“驸马爷,不跟这些奴婢计较,我亲自送您出去。”

    说完,托着他的手肘便请他出去。

    梁驸马哼了一声,趾高气扬地往前走。

    暗珲送他出到府门口,忽地不知道怎么脚下一个踉跄,他顺势拉住梁驸马稳住身子,但是梁驸马却稳不住,被他拽得跌出去,在石阶上滚了下去。

    暗珲吓得连忙冲过去想拉住他,只是脚下又一个打滑,直直飞下去,坐在了梁驸马的腰上。

    有清脆的骨折声传来。

    “哎呀,哎呀,痛死我了……”梁驸马一动不能动,痛得眼泪直流。

    暗珲连忙道歉,“哎呀,驸马爷,您没事吧?怎地这么不小心?快起来,我扶您起来。”

    他伸手去拉梁驸马的手臂,梁驸马痛叫一声,面露凄惨之色,“别动我……断了,断了!”

    梁驸马连忙招呼来几个侍卫,“赶紧送驸马爷回府,请大夫,哎呀,幸好驸马爷还留了五百两,这五百两便算是给驸马爷的医药费了。”

    梁驸马气得半死,才知道这些人都是一伙的,偏生自己又得罪不起摄政王府,只能生生咽下这口气。

    南宫越见这么多人还钱,便马上叫练血盘点,看如今到底有多少。

    练血坦然相告,“宁王昨天送来了十万两银票,说是先借给您的。”

    南宫越心感欣慰,“记下来,等咱们宽裕一些,就把银子还上。”

    “是!”练血应道。

    “如今银子是够了吧?”

    “足够有余了。”练血微笑道。

    南宫越点头,“嗯,今日一早,听戚将军说军中需要置办……”

    “王爷,”练血浑身血液顿时凝固,马上打断他的话,“国师那边,还需要银子置办嫁妆,所以属下想支出五万两给国师,您看如何?”

    南宫越噢了一声,“应该的,应该给的。”

    练血暗自松了一口气,决定以后口袋里有多少钱绝不会告诉自家主子,真是没见过这么败家的,金山银山都得掏空。

    练血坐言起行,马上支取了五万两银票拿过去给龙柒柒。

    龙柒柒忽然一下子变成土豪,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胡妈妈倒是很高兴,她本来还回去找了夫人一趟,让夫人给点银子龙柒柒添妆,但是夫人对于胡妈妈这些日子没得道什么信息回去而觉得不满,不愿意拿出银子来。

    这下有了银子,便可再添几件大件的。练血一脸愤慨地跟龙柒柒说了梁驸马的事情,“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都是要还钱的,却偏抽起五百两,还在爷面前装出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幸好暗珲这一次教训

    了他一顿,估计以后他也不敢招惹王府了。”

    龙柒柒笑着摆手,“我们不跟小人计较,这种人没格局,不够大气,以后少来往就是。”

    练血悻悻地道:“以后他若再敢来,我就不客气了。”

    龙柒柒很高兴,得了这些银子,白子和孟婆那边的宾客多少能照顾到一些。

    宁王这两天又不是很高兴了。

    自从知道龙柒柒没拿到那十万两之后,他心里就堵着一些事情。

    他叫银号那边查了一下,确实提过十万两,还是佳音亲自去提的。

    但是,这十万两却没给到龙柒柒。

    要么是龙柒柒撒谎,要么是佳音撒谎。

    偏生,他两个都不想问。

    只是不问吧,心里又有一根刺。

    宁王是觉得活了二十几年,从没像现在这般憋屈过。

    今晚,他借故留在奇案门找白子喝酒。

    他不问龙柒柒,但是可以从白子这里旁敲侧击。

    他觉得,龙柒柒有什么事应该都会跟白子说的。

    白子最近心情确实也不好,有人请喝酒,自然不会推却。

    且回了国师府,也是百无聊赖,还不如跟宁王喝喝酒,谈谈男人的心事。宁王本来想试探,却不知坐下来之后,白子倒是一股脑地诉苦,“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她既然被委派到人间来,就得先把人间的事情做完才走,之前地狱那边逃出来

    的恶魂都收了吗?还有很多啊,说她几句,她竟然丢下一个烂摊子就走了,女人真是鲜少有这么不负责任的。”

    宁王听他说了一大通,才知道他说的是孟婆,呃了一声,“那个……许是地府那边也有要紧事吧?”

    “什么要紧事?缺她不成还是怎么地?就跟我们奇案门,若缺了王爷,不一样运转吗?头头本来就是个摆设。”

    宁王拉长脸,有些不高兴了,“奇案门缺了本王也一样行吗?”

    白子怔了一下,“王爷别误会,我说的是摄政王。”宁王白了他一眼,“得了,本王知道不如你们这些神神道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