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不灭镜 > 第11章 ,刺客集团
    浅春野上苍茫绿,肃秋百花唯有菊。

    非君不知逆时趋,自有傲骨留人语。

    “嘿嘿,没想到耐不住性子,这时候就来了。”方才正在打着震天响呼噜的丹阳子睁开眼睛,双眼似乎射出实质性的一股精芒!起床说道:“嘿,臭小子,别打坐了带你见识一下古代的巫师!”

    正在打坐的楚离楠闻言也睁开了眼睛,体内时而似蛙鸣阵阵时而似天雷滚滚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眼神清澈明亮,虽然没有丹阳子那种摄人心魄的感觉,却是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韵味。

    二人出门,鹘起雀落,竟无丝毫声响。气息全部收敛,王嘉家里养的看门狗都没有丝毫察觉。狗这东西如此灵敏,自有文字记录以来便开始与人成为了伙伴,到了周时代,狗已经分成三大种类,猎狗,看门狗和肉狗。在楚汉演义里樊哙就是屠狗的屠夫。

    “嘿嘿,没想到你如此大胆,被人破了你的方,还敢前来死地一探!”

    率礼候府前一人身着夜行衣,刚要上梁一探究竟,便听到了声音,左右转头看了一下,没有看到有谁,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往哪看呢,在你身后!”

    黑衣男吓了一跳,惊起一身冷汗,也不回头看,转身就走!沿着小巷,左转右转便闪身而入其中一幢民宅当中。屋中跪坐几个壮汉,地上一个铜质的火匣子,火匣子四面几个通风口,顶上的铜箅子上面尚余几块肉,匣子里的炭火明灭不定,散发出幽幽的光。

    其中一个络腮胡子壮汉说道:“大哥,那个畜牲到底请了什么高人?哼,就不应该留他狗命,捉将回来,每日剐上一刀也能解心头之恨!”

    黑衣人解下了面罩,白净的脸庞上留着一撮山羊胡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黑衣人将面罩往地上一扔道:“哼,我也没想到他还真能请到精通巫蛊之事的,竟然还能找到魂引,当初本想让他一辈子活在恐惧中,生不如死罢了。瞅着机会等那个高人走后,哪怕只是离开一天,咱们也找机会,灭了他满门。不过那条老狗在的时候,咱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得好!毕竟那条老狗手上功夫不弱,而且应该是个练气士,方才出现在我身后我竟然全然不知!等……”

    “等什么等?”随着一声怒喝,门被一脚踹开,楚离楠先走了进来,丹阳子就在楚离楠身后站着。楚离楠怒不可遏,丹阳子却云淡风轻。也确实,以丹阳子的心境,哪里还会在乎别人骂他两句?但楚离楠不同,丹阳子在楚离楠看来就是至亲之人,怎容得别人来羞辱?

    楚离楠五指成抓,朝山羊面门而去,隐隐有金铁破空之声呼啸,锐不可当!

    “喝啊!”络腮胡子拿着酒瓶子向楚离楠一扔。楚离楠抓向山羊胡的手也改变了方向。“啪”,陶制的酒瓶竟然被楚离楠拍碎了!在场众人除了丹阳子全都暗暗心惊!你要把酒瓶子抓住,或者拍地上,哪怕扔回来,都可以理解,但就是在半空中,酒瓶子被完完整整拍碎了!这手难不成是石头或者铁做的?殊不知楚离楠将真气运在手上,此时双手简直就是无坚不摧!而且带着必杀决心而来!这要是抓在山羊胡面门上,估计脑袋都拍烂了,无伤无残,唯死而已!

    然而就在楚离楠拍碎瓶子之际,山羊胡赶紧退开,络腮胡子已然近身前来,一双砂锅大的拳头袭向楚离楠左右太阳穴,楚离楠不敢托大,双手成爪,抓住了络腮胡两只小臂。抓住的时候,楚离楠心中也是吃惊,同时有些兴奋,如果没有丹阳子,自己凭借乍来到这个世界时候的力气,根本抓不住,只能靠技巧取胜,但现在不一样了,对方强,他更强,对方力气大,他更大!

    山羊胡也是吃惊,络腮胡的本领他是见识过的,在外时他们曾劫掠过商队,而络腮胡曾经就用这招,活活毙了一匹马,而此刻,竟奈何不得楚离楠半分!和他贲起的肌肉相比,楚离楠看起来太瘦弱了,可偏偏这么瘦弱的一双手,竟然把络腮胡抓得紧紧地,挣脱不开!

    络腮胡被看起来这么瘦弱的人治住了,又羞又恼,“喝呀!!”一声便要再挣脱一次,没想到楚离楠直接松开了手,然后看到楚离楠笑了!就这么微微一笑,好像是来自九幽地狱,前来为他引路,而接下来,他看到楚离楠的手化刀,朝自己天灵盖劈过来,然而他只能看着这只手离自己越来越近,看起来越来越大,而自己,近乎拼命地抬手侧头却不及对方的手快。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周围万籁俱寂,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

    可最终,络腮胡没有感受到任何痛楚,直至方才凛冽的杀意和死亡前那种命悬一线令人窒息的压迫感都没有了。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楚离楠已经转身向眼前那个鹤发童颜的老人走去。整个后背完完全全暴露在他的眼前,空门大开,可他没有丝毫动手的念头,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丝毫不顾虑他的人,绝对能在他动手的一刹那,送自己离开这个人世间!而他身后的山羊胡,一下子跪在地上,说道:“谢二位留我兄弟性命。方才是我出言不逊,此事我一力承担,与我兄弟无关!”

    楚离楠在要结束络腮胡性命的时候,是丹阳子制止了他,原因很简单,丹阳子觉得他们还罪不至死。故出言让楚离楠住手。而络腮胡在死亡边缘,他甚至除了自己心跳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是以闭着眼睛,愣是没缓过神来。而此刻看自己大哥跪在地上,自己也跪了下来道:“谢不杀之恩!”身后五人一并跪了下来!

    楚离楠道:“你也知道自己出言不逊,嗯?你如何赔罪?!”

    山羊胡子没有多说话,而是从地上拿起一把刀,一咬牙,便朝着自己左手劈了下去!

    楚离楠一看,心想:“卧槽?对自己够狠呐!”

    周围络腮胡子和五个弟兄喊到:“大哥,不要!”但都来不及了,眼睁睁看到已经落在手背上,而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叮……”一声金属脆音,山羊胡手中的刀应声而断,刀身碎在了地上,而他手中只有一个刀柄!

    山羊胡子脱口惊呼道:“练气士!”然后看向伸出了一只手的丹阳子!

    震惊!场面无比震惊!能御气出体的练气士!而且如此精妙,如此威力!恐怖如斯,若当时眼前老人动手,恐怕一息之间,在场数人全部毙命!

    他不怕死!但他怕报不了仇!刘嘉!王莽!都该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