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权宠天下 > 第1231章 公布
    过了两天,药物市场果真开始下调,进货的价格降下来了,药材再度充斥整个市场,她手里囤着一大批的高价进来的货,自己用不完,也卖不出去,但却积压着她大批的银子。

    她身边无人可用,管事和掌柜全无主意,她的药厂如果生产成药,出来的价格太高,压根卖不出去,但低价卖,她会亏很多钱。

    她一筹莫展,竟不知道如何是好,恨意一点点地漫上,对宇文皓夫妇是恨之入骨。

    反之,元卿凌的医院和医馆依旧在繁忙中,尘埃落定之后,元卿凌也没去帮忙了,连续忙了这些天,实在是累得很,宇文皓严令她在府中休息几天,不得忙碌。

    难得空闲下来,便邀约了妯娌们过来聚一聚,除了袁咏意在宫里头伺候皇后,其余的都来了。

    瑶夫人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很大的包袱,打开一看,竟然都是婴儿的衣裳。

    瑶夫人看着元卿凌笑着道“我知道你最近了不得了,开了很多医馆,现在百姓都在谈论你呢,说全靠你,他们才不用吃贵的药,我呢,帮不上什么忙,就给阿四和容月的孩子做了几套小衣服,好看吗?”

    元卿凌本还以为给她的,已经拿起来看了,听得她这么说,才想起自己还没公布自己怀孕的事,讪讪地道“好看,当然好看。”

    容月和阿四喜欢得不得了,走了过去拿在手中扬着,做的衣裳都是杏黄浅绿,哥儿姐儿都能穿。

    “谢谢夫人!”容月和阿四眉开眼笑地道。

    容月一手夺过元卿凌手中拿着的这件,“这个好看,这个杏黄瞧着可软糯了。”

    元卿凌不舍地看着她夺了衣裳,这杏黄的小衣裳着实是好看,若是生个闺女,穿上这小衣服,得多可爱啊!

    “夫人的手工真好。”容月看着那些针脚,笑着道“以后你的外孙子可有福气了,每天都有穿不完的新衣裳。”

    孙王妃看着瑶夫人,道“对啊,孟悦今年也要及笄了,要举办及笄礼,办完之后,也可以说亲了。”

    瑶夫人笑着道“不着急,我想着留到十八岁。”

    “十八岁?老了点儿,还是早点嫁了好,这好男儿可不多。”容月不同意她的话,老女的苦,她是吃够够的了。

    若不是遇到老六,只怕这会儿还单着呢。

    “舍不得的,哎!”瑶夫人有些伤感,“你说怎么会这样呢?昨天仿佛还是牙牙学语的娃娃,今天我们竟然说她的亲事了。”

    孙王妃也有同感,“可不是?孟悦今年及笄,我孟桐明年也要及笄了。”

    两位老母亲对望了一眼,有些泪盈于睫。

    盼着孩子长大,却又怕孩子长大啊。

    元卿凌还不知道这种心境,她的手下意识地压在腹中,如果这一胎真的是来福……呸,是小女儿,估计十几年之后,老五这位老父亲,也是很不愿意把女儿嫁出去的。

    阿四收好了衣裳,问元卿凌,“你说,郡主总是在医学院里跟着老夫人,她会不会看上医学院的大夫呢?”

    “不会吧?”瑶夫人脸色变了变,“可不能够的。”

    “瑶夫人,你别愁,医学院的大夫也有几个是出身贵族的。”阿四说。

    瑶夫人压压手,“倒不是论出身,只是当大夫……”

    她顿了顿,却又没说下去。

    “怎么了?当大夫不好吗?”元卿凌问她。

    瑶夫人脸色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说了,“只是觉得,应该要找个懂得武功的人。”

    这些日子,她是真知道身边有个懂得武功的人有多好,至少,出什么事,能有个人一马当先地挡在自己的面前。

    大夫手无缚鸡之力,不太合适。

    “找个懂得武功的人?那岂不是武夫?”孙王妃和她的想法不一样,忙地摆手,“不行不行,若夫妻和睦便罢,不和睦的话一巴掌都能把人打死,绝对不能冒这个险的。”

    容月失笑,”太子也懂得武功啊,也没见太子妃被打死?“

    孙王妃瞧了容月一眼,“反正我觉得找个武夫还真不如找个大夫,知冷知热的,病了也不用出去请大夫。”

    容月捂嘴偷笑,“对啊,生孩子也不用找稳婆,夫妻两人同心协力,就能把孩子生出来了。”

    孙王妃笑得打跌,“你这泼猴,瞎说什么呢?男人能进产房吗?”

    大家都笑了起来,元卿凌含笑看着这几个叽叽喳喳的女人,静下来的日子,一点都不觉得无趣。

    她想着如今那个陨石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或许自己怀孕的事情也该公开,她喝了一口茶,正欲开口,容月却道“我这一次生产,最好是不要和阿四撞期,我得预定太子妃的。”

    “撞不了,阿四比你先怀上!”孙王妃道。

    “那可说不准,我月例本来就不正常,那天老夫人给我诊脉,说我有可能和阿四差不多日子。”

    阿四啊了一声,“那怎么办?我必须要元姐姐在身边才敢生的。”

    “阿四,事实上你元姐姐在不在,该生的时候你一样要生,轮不到说敢不敢的。”瑶夫人笑着说。

    “那就憋回去,怀王妃,你不能跟我抢,你冷狼门有这么多名医,你自己找大夫稳婆去。”阿四说着,看向容月,一副要和她争夺到底的模样。

    容月蹙眉,“那我肯定争不过你,你就住在她旁边,所以我说希望不要和你撞期啊。”

    元卿凌哭笑不得,“我又不是稳婆,再说,你们一个个练武之人,身体壮得跟牛似的,我不来你们也能平安生产,不要预定了,我到时候一个都不去。”

    “那不行,若不是撞期的话,两个孩子都得你捡。”容月瞪眼睛说。

    元卿凌放下水杯,眸色湛蓝地看着容月,唇边有微微上翘的弧度,“我可不敢保证,或许你们两人生的时候,我早产,也跟你们撞期呢?”

    众人齐刷刷地扭头去看着她,惊疑不已。

    孙王妃顿足,“怎么回事啊?你就不能消停消停?换我得这好事可以吗?都老蚌生珠,怎么就漏了我呢?”

    “真的啊?怀上了?”瑶夫人执着她的手,脸庞挂着止不住的欢喜。

    元卿凌笑着点头,“是,怀上了。”

    “多久了?”容月和阿四齐声问道。

    “三个月了。”元卿凌伸手抚摸着小腹,再一手夺回方才容月拿走的杏黄小衣裳,“这是我的。”

    “三个月?”

    大家惊呼,随即你一言我一语地埋怨,说她守得可真够秘密的。

    阿四掰着手指算,脸色大变,“那就是比我晚了一个月左右,天啊,如果我推迟或者你提前,还真会撞期啊,这怎么办啊?我不敢自己一个人生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