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败家福晋 > 正文 第五三五章、朕的小公主
    玉兰是被太监生生拖下去的,哭嚎声响彻整个万字殿。

    陶嬷嬷事后召集了所有新来的宫女,横着老脸,疾言厉色呵斥:“一个个都给我规矩着点!别以为有几分姿色,便能勾引万岁爷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出身、什么玩意儿!做奴才,就该收好自己的本分!别以为能有机会当小主!你们也配?!”

    万字殿偏殿的廊下,一干年轻标致的小宫女吓得个个脸色煞白。

    此刻的陶嬷嬷,真像极了大反派。

    最后,反派嬷嬷将模样最出挑的几个宫女一一拎了出来,“你们几个以后去后厨打下手!若是敢往正殿凑,仔细了你们的皮!”

    “是,嬷嬷!”娇花般的小宫女们瑟瑟发抖。

    最后,陶嬷嬷又对玉盏道:“得叫内务府再送几个规矩点的宫女来才是。”

    玉盏肃然点头:“嬷嬷放心,这回去亲自去挑。凡是长相妖媚的,一律别想到主子娘娘身边伺候。”

    清润的凉风自窗外徐徐吹来,盈玥慵懒地歪在贵妃榻上,欣赏着殿外那出好戏,玩味地笑了。

    临近晌午的时候,永瑆回了园子,径自来到万方安和殿。

    盈玥忙起身相迎,却看到他一张脸乌沉沉的,好似暴风雨前夕一般!盈玥眨了眨眼,不是出宫看望履亲王了吗?怎么好像被谁惹毛了似的?

    “这是怎么了?”盈玥有些费解,“履亲王怎么了?”

    永瑆气得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案几上,“朕跟他不知叮咛多少遍!让他在女色上要自制一二!他倒是好!居然——”

    盈玥愣住了,合着履亲王病倒,竟然是因为女色掏空了身子吗?

    永瑆将腕上的沉香木佛珠重重摔在了地上,“都是做了仲翁的人了,竟然还这般没个节制!履亲王福晋也不好,竟丝毫不加劝阻!”

    盈玥挑眉:“这可怪不到四嫂头上!她若劝了,落在男人眼里,便是不贤惠了!”

    永瑆不由哼了一声,“她的确是够贤惠了,贤惠地王府后院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

    盈玥耸了耸肩膀,话说这回是履亲王福晋请太医,否则永瑆只怕还不晓得履亲王胡来呢。盈玥眯了眯眼,丈夫如此风流,履亲王福晋心里怕是早就不满了,所以才想着借着这次机会,让永瑆好好训一训他哥。

    “朕已经让黄岐给开了温补的药,里头特意加了清心寡欲的成分!”永瑆冷笑。吃着这个药,就不怕他管不住下半身了!

    盈玥:“额……”你法子,还真是棒极了呢。

    盈玥摸了摸自己下巴,笑眯眯道:“我觉得,你也需要吃点清心寡欲的药。”

    “你说什么?!”永瑆的声音陡然高了好几度,旋即,他嘴角扬起,笑容阴测测打量着盈玥,“胆子肥了是吧?!”

    盈玥狠狠啐了一口,“还不是因为你昨晚胡来,我身边一个宫女竟毛遂自荐,想要替我分忧呢!”说着,盈玥不禁咬牙切齿。

    永瑆一愣,“那个玉兰?!”

    “没错!”盈玥狠狠瞪着永瑆,“长得很漂亮吧?”

    看着盈玥那满脸的酸妒之意,永瑆露出了无奈之色,“月娘啊月娘,朕有那么轻易被勾引吗?”

    盈玥哼了一声,“若真的丝毫没被勾引到,你问她名字做什么?!”

    永瑆苦笑不已,“朕问她名字,只是想回头叫人打发了,你倒是好,尽往歪处想!”

    盈玥一怔,不由脸颊有些羞赧,“是么……”

    永瑆近前,揽着她粗粗的腰肢,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你这个醋坛子,隔三差五就得给朕翻一次。”

    盈玥鼓了鼓腮帮子,“谁叫这宫里那么多漂亮宫女,一个个削尖脑袋想往你床上爬?”才修理了御前的宫女,她身边又冒出了一个想爬床的!

    麻蛋,真是太膈应人了!

    永瑆忍不住“噗嗤”笑了,在她耳边吹着热气道:“只可惜朕不喜欢脑袋尖的女人,就喜欢你这个醋坛子。”

    盈玥嗖的涨红了脸,又被这家伙给撩了。

    红着脸伏在永瑆的胸膛上,“我现在怀着四宝呢,以后不许在外面胡来,都让底下给听见了,我简直没脸做人了!”

    永瑆轻轻抚摸着盈玥的燕尾髻,“好,朕听月娘的,以后咱们去望玥殿敦伦。”

    盈玥脸皮更加涨红了,她不是这个意思啊……

    正在这时候,底下禀报说,工部尚书求见,永瑆恋恋不舍在盈玥脸上亲香了一口,这才去处理政务了。

    自打发了玉兰之后,盈玥身边总算是清净了不少,新挑选上来的一批宫女都是容色平平而规矩老实的。

    盈玥也总算能安心养胎,渐渐的,随着月份大了,永瑆也不敢胡来了。盈玥的老腰算是能歇息几个月了。盈玥也投桃报李,将亲手设计的一套绣着小青绿山水的长袍送给了永瑆。

    永瑆本就生得俊美,穿上这样一身衣裳,浑身都透着儒雅,不像个皇帝,倒更像个书香门第的文人儒生。

    “不错,月娘闲着没事儿,就帮朕设计几套常服吧!”

    盈玥黑线了,你使唤我倒是上瘾了!

    这一日,咏絮送来自己亲手缝制的一套粉色绣海棠花的衣裳,绣工虽然平平,但这份心意,盈玥是感受到了。

    “等生了,一定给他穿上。”盈玥坏笑着道。

    下朝回来的永瑆,第一眼就看到了炕几上的这套粉嫩的小婴儿衣裳,忍不住附耳问:“这回月娘要给朕生个小公主了?”

    盈玥眼睛笑成月牙儿,“你猜!”

    永瑆:月娘真是越来越不乖了,明明四个月就能感受到腹中孩子是男是女了,却总不告诉朕,一直吊着朕的胃口。

    “不过这衣裳的针脚,怎么这么粗劣?”永瑆抚摸着下巴,露出嫌弃之色。

    盈玥笑着道:“这是咏絮亲手做的!”这丫头,闺阁时候,女红差劲程度跟她是一个级别的,没想到为人母亲之后,竟学会了刺绣。这样的手艺,的确比宫中的苏绣绣娘差得远,但比她绝对是强多了。

    “絮丫头?”永瑆怔住了,半晌才点头,“这丫头虽然没规矩,但着实是有心了。”

    “还有这件小斗篷!”盈玥飞快从身后的小衣柜中取出了那件绣了丹凤朝阳的大红色斗篷,这件的绣工,可比咏絮强多了。

    “这是吟容日前送来的,瞧着上头的凤凰,简直是栩栩如生。”盈玥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双手不住地抚摸着小斗篷。

    永瑆心道,看样子月娘这回是如愿以偿,怀上朕的小公主了。

    小公主“四宝”若是有知,只怕在娘肚子里就该哇哇大哭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