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再造未来 > 正文 第三三八节 助推器
    直到此时,李希盈才注意到,从一开始,杜立鼎使用的词语就是云服务,而非分布式计算。这两者虽然有一定的相同之处,但是却并不完全一致。

    分布式计算说白了就是把大量的计算量拆分开来,分配到各个电脑上进行处理,最后再把这些结果综合起来。至于云计算,则是建立在廉价的分布式硬件和出色的软件系统设计上的,分布式计算是它的一部分,而且也并不是分布式硬件的唯一选型。这两者之间差别不小,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没有软件。

    其实严格来说,李希盈说的没错。分布式计算并不特别适合科学计算。因为分开的硬件即使用最快的网络连接,依然还是不如超算同时进行来的更快。超级计算机可以同时在1000个cpu上进行运算,但是云计算却需要在这些电脑之间进行数据传输。这两者之间的速度依然还有很大的区别,云计算想要完全替代超算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对于一般性质的课题来说,分布式计算却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毕竟一般的科研机构还都是比较穷的,负担不起超级计算机的价格。而且云计算就算是没有超算的速度,至少也能够有着极大的运算量,这也不是一般的电脑能力比拟的。

    更何况,杜立鼎的云计算自然是混杂着他的黑科技的,本身效率也非常高。而中国的超级计算机技术却还很落后,此此消彼长之下,云计算也未必就比国内的超算慢。

    这不是杜立鼎自信心膨胀,而是事实如此。2002年,rb的超算速度达到了每秒36万亿次,而美国人则是在开发速度360万亿次的超算,而且还把2000万亿次的超算提上了日程,准备投入研究。而在国内,最快的超算项目目标也不过是一万亿次而已,而且在杜立鼎看来,这个项目还是没谱的事。

    其理由可以说是非常简单,因为负责这项工作的是美国良心企业连想。指望连想对抗美国人,还不如指望美国人打内战好——至少后者真的发生过。

    “我们的云服务不只是硬件的堆砌,更重要的也是我们可以为学术界设计各种应用软件,帮助科学界解决很多的难题。不只是我这一次解决的密布五边形问题,就是在一些更加名声显赫的问题上,有软件作为辅佐也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比起来硬件上的差距不好弥补,在这方面我们完全可以跟进一步:这是超算很难和我们比的。”

    超级计算机的运算量确实非常大,但是却也有它的一些问题。那就是因为超级计算机更新换代很快,而且速度也是超快,因此很多时候它只是单纯的去追求运算速度,往往忽略了实际应用之中的效率问题。

    然而科研问题不是简单粗暴的运算速度快就可以解决的,它需要讲究方式方法。很多时候,科研问题需要的是精度更高,针对性更强的运算,一般的超算还没发满足这些要求。因此,在一些重大课题上,有时也是需要专门为之设计硬件构造,以及专门为之开发软件。

    比起来ibm那些用来炫耀速度的超算,这些专用超算在速度上大有不如,但是在专门的领域上却要胜出很多。

    “科学问题所需要的超算,硬件排布方式是一部分,软件设计是另外一部分。要说玩硬件排布,我们肯定比不过真正的超算:网速限制了我们的速度,这一点没没办法,但是在软件开发商,我们完全可以做些什么弥补一下。只要给专门的学科配备专门的软件,就可以提高云服务的工作效率。”

    “用软件来提高效率……真的可行吗?”李希盈对此还是有些不信,因为在她看来,硬件不足的情况下,想要靠软件弥补,这很不可思议。

    “当然可以。很多科研的难题,有合适的软件和没有合适的软件完全就是两种东西,一个出色的软件,可以把科研效率提高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之多。就以计算化学为例吧,要是我们在这方面做些什么,绝对可以震惊世人。”

    计算化学的主要目标是利用有效的数学近似以及电脑程序计算分子的性质,并用以解释一些具体的化学问题。简单说,就是用计算机来模拟化学分子进行实验。这个学科对于计算机的依赖性非常强,但是一直以来,却都要面对一个很大的问题。

    计算化学玩的是分子动力学模拟,对计算机的精度和运算力要求极高。别说是现在每秒36万亿次的超算没法满足计算化学的需求,就是未来的太湖之光那十亿亿次的计算量,依然还是太弱。

    连这样级别的计算机都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就可想而知这个专业到底有多坑了。同为燕大四大疯人院之一的化学院,流传着计算毁一生量化穷三代的说法,倒也不是无的放矢。

    但是如果有了特定的软件,计算化学的效率就会大大提高,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一个出色的软件,可以极大地提高这种模拟的效率,让它的水准不比超级计算机差太多。而要是再有了合适的专门的硬件,甚至可以直接飞上天——未来的anton就是专门做这个的超算。

    当然,现在杜立鼎玩不了那么大。

    “计算化学的应用范围很广,也确实需要发展。如果我们做的好的话,对于国内的基础科学,材料学,制药业都有很大的提升作用。这样的专业性强的超算非常烧钱,就算是欧美的富裕国家也不舍得无止境的烧钱,我们的做法也许会更加合适一些。”

    超算更新速度太快,几乎是年年翻番。而现代科学的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就是学科划分越来越细,研究越深,就区别越大。要是每个学科的每个课题都自己开发超算,每年更新超算的同时还要更新软件,那花费之大,就算是美国人也吃不消,更别提ibm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才,专门为科学服务。

    因此上,使用分布式计算的硬件条件,配合上专门的软件解决一些不算要求太高的问题,反而是更加可取的办法。也许分布式计算确实不如超算效率高,但是至少它便宜,可以节约很大的成本。

    “我们的分布式计算一开始可能相信的人不会很多,但是只要我们提供了足够多的软件,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只是化学,其实物理学也一样——数学物理一样也有很多问题是可以靠着加大计算量解决的……比如说吧,你知道三体问题吗?”

    杜立鼎看过日后那本闻名遐迩的科幻小说,因此他提到了数学物理,首先也想到了三体问题。然而三体这本小说,、是2006年才出版,在2002年这个时候,这个概念还没有太多的人知道,李希盈自然也不例外。她摇了摇头,对此她确实也是一无所知。

    “不知道就算了,反正以后你会知道的。不过简单来说把,三体问题作为一道数学物理的难题,并没有解析解。但是它有特殊解,然而现在阶段而言,三体问题的特解只有三个。可是如果我们用计算机技术来模拟三体问题的话,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可能会得到很更多的特解——也许是不下于十个特解。”

    杜立鼎记得,三体问题的特解未来被人类做到了十六个。他说不下于十个特解,还是收着说了。然而就算如此,李希盈还是耸耸眉毛,完全不敢相信。

    对此,杜立鼎也只是笑笑。

    “和计算机相比,人类的计算量还是太过低下了,计算机可以为我们解决太多的问题了。数学,物理,化学,还有生物也都一样。我们可以靠着超算去寻找梅森素数,搞天文研究,研发新材料和药品,或者是做更多的事情。就说最近吧,可兰的慈善部门不是在做防疫宣传吗?我正在试着用云计算,为她做一下感冒病毒的分析——这样做之后,我们的慈善机构是不是也听起来很有科技含量了?”

    云计算的高性能用途非常广泛,在制药方面自然也可以应用。实际上sars病毒流行的时候,病毒分析也确实是抵抗流行病的一个重要环节。只是可惜的是,中国的超算能力确实是太差了点,就算是当时的sh超级计算中心把三分之一的运算力全都用来做24小时不间断的病毒分析,也用两个月才找到适用的药物分子。

    毕竟,中国的超算神威1号运算速度只有3840亿次每秒,和rb的36万亿次的机器根本没法相提并论。而所谓的三分之一的运算量也只有128块cpu在工作,这个数量少的有些可怜。

    杜立鼎也知道自己的分布式计算的效率可能不高,比起来美日可能会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国内这种水平的超算,却也让他觉得,他做些事情也是好的。借现在投身科学研究的机会,顺便早点做些准备,到时候想要早些拿出来药物,也就顺理成章了。

    靠着自己的公司促进科学的发展,杜立鼎对此也很热衷。如果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那么他也很想做一下助推器。

    “慈善机构那边有没有科技含量无所谓的,你还真想要把慈善机构一直办下去啊?哄着可兰玩玩也就是了,没有必要那么认真。”

    李希盈随口答了一句,对慈善她不太放在心上,“其实我更关心的,不是咱们的软件编写能力。说到了超计算机,我觉得你可能也有别的想法:超算的异构设计,其实也应该算是电子产业的一部分吧?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是不是也有计划,准备将来也尝试着利用我们的电子产业的力量,制造我们自己的超级计算机?”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