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自然之神
    活下去,这并不容易。

    一个遗落在异空间中的魔法堡垒,在外部与现世界断绝了联系,在内部则没有任何足以维持长久生存的资源——魔潮引发的风暴摧毁了静滞大厅,也摧毁了与之配套的大规模物资仓库,而在堡垒仅存的结构里,卡迈尔和他的守望者同僚们不得不为接下来的日子精打细算。

    “我们是‘神孽’实验的参与者,每个人都接受过最终阶段的突变改造,这让我们能比普通人类存活更久的时间,但物资不足却仍然是个大问题。我们坚信局势会有好转,一切问题都有解决的那一天,但首先我们得活到那一天——在大魔导师的带领下,大家开始节约每一份资源,并开始着手修复堡垒中残存的设施。”

    卡迈尔带着高文一行穿过了一系列废弃的区域,这里已经靠近“堡垒”现存的边缘,魔潮摧毁了这一区域的很多东西,支离破碎的房间和走廊是这里最常见的景象,但由于一个强大的魔法屏障仍然在发挥作用,这些区域还不至于让人无法生存。

    “我们首先恢复了魔法能量的供应——这座建设在异空间中的堡垒有着自己的能量循环体系,我们可以直接从外部环境中汲取能量来维持这里的运转,随后我们修复了绝大部分破损的内部墙壁和屏障,以防止危险的混沌魔能渗透进来,最后我们开始尝试重新启动那扇通往外界的魔法门……这方面的尝试失败了。

    “魔潮改变了魔法门的运行机理,它并没有损坏,但却无法激活,我们把半个堡垒的能量都转移到了魔法门上,但它连一道小小的裂隙都无法张开,而在连续不断的尝试、研究过程中,我们的物资越来越少,每个成员的健康情况也开始恶化。

    “魔潮并非完全没有影响到我们,事实上它的影响是无处不在、潜移默化的,随着时间推移,大家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事实证明‘神孽’改造并不能让我们永久生存下去,克洛德·皮林是第一个死去的,一场快速的疾病让他倒在了实验室里,随后是帕尔迪尼家的长子……

    “还有些人死于意外事故,科尔登家的兄妹在尝试修复屏障的时候被一块空间中漂浮的巨石撞出了平台,席罗德则是在修复魔力聚焦器的时候被炸死的,我们的人数一直在减少,但迟迟看不到离开这里的希望——哪怕能放出一个法师之眼,去看一眼外面世界的情况也好,但可惜的是,大门关闭了,根本无法打开。”

    赫蒂眼神黯然:“然后……所有人都死了……”

    “人类是一种很脆弱的生物,身心都是,”卡迈尔发出一声带着能量颤音的叹息,“我们没能把秩序维持到最后,在最后的几十年里,我们爆发了一次很严重的……混乱,沉重的压力粉碎掉了每一个人的希望,大魔导师也无力再维持下去,就在这里,一大半人得到了……‘解脱’。”

    卡迈尔带着高文来到一处很开阔的地方,这里似乎曾经是个聚会厅,但它向外延伸的一半已经完全破碎,地板和墙壁、屋顶碎块都凌乱地漂浮在黑沉沉的空间中,而一道能量屏障则笼罩在那支离破碎的分界线上。

    这里随处可见被强大法术破坏过的痕迹。

    “等一切结束之后,冷静下来的幸存者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然而一切已经无法挽回,还活着的人只剩下十几个,而且也都活不了多久了。”

    “我们安静地接受了自己的结局,在最后的最后,总算留住了身为帝国魔导师的最后一分体面。”

    高文看着卡迈尔那充盈能量的躯体:“那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卡迈尔沉默了片刻,慢慢说道:“我是最后一个——说不清是幸运还是不幸,我对自己进行的‘神孽’改造格外成功,我成了这里最健康长寿的一个,在所有人都死去之后,我也没有任何衰弱的迹象。

    “我度过了浑浑噩噩的十几年,并在这段时间里安置了所有同僚的遗体,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让他们坐在那里,就好像大家还活着时一样……我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但我也不记得正常人的心智应该是什么模样。随后我又在这座空洞洞的堡垒中游荡了几年,继续着自己的工作——检查那些古老的设备,清点仓库里的东西,观测外部的环境变化,留下记录,偶尔做些实验,偶尔和自己说话,偶尔去和大厅里坐着的那些人说话……

    “但我还是不死,我的寿终正寝之日仿佛遥遥无期,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精神状况正愈发恶化。

    “所以,我决定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用我自己选择的方法。”

    “你自己选择的方法?”提尔好奇地看着卡迈尔,“什么方法会把你变成……这幅模样?”

    “我之前便说过,这里是白星陨落之地,三千年前的自然之神陨落在这个地方,而这整个‘忤逆’堡垒,便是以‘白星’为核心,为根基建设起来的,我为这个地方付出了一生的代价,因此我也决定以‘祂’来终结自己的生命——”

    卡迈尔停下了脚步,一道绘满符文的、用某种不知名金属铸造而成的隔离壁阻挡在众人眼前,随着卡迈尔释放出某种法术激活了隔离壁上的符文阵列,这座沉重的金属墙随即开始震动,伴随着那上面的符文一个个点亮,它就在众人面前缓慢而庄严地升了起来。

    隔离壁外有一层半透明的能量屏障,而透过那层能量屏障,这座设施外面的真实情况终于呈现在高文眼前。

    这里确实不是暗影界——但却是一个比暗影界更加诡异、更加错乱的地方,无数支离破碎的巨石漂浮在昏暗深沉的空间之中,这些密密麻麻凌空漂浮的石块构成了这片空间中无边无际的“大地”,而在这支离破碎的大地上方则盘旋着永不消散的混沌云团,一道道诡异的黑暗闪电无声无息地在高空肆虐着,在那混沌云团中勾勒出各种各样不可名状、恐怖异常的幻象,而在这一片混沌的天地之间,有一样东西深深吸引了每一个人的目光。

    那是一头巨大的、仿佛小山般的白色巨鹿,祂漂浮在那支离破碎的巨石浮岛之间,无数道粗大的锁链束缚着祂的四肢,而一种朦朦胧胧的白色光辉则笼罩在祂的躯体上,在巨鹿身边,还可以看到许多破碎的、凌空漂浮的金属和水晶残骸,那些巨大的金属残骸已经严重扭曲变形,其形态古怪到赫蒂完全想象不到它们原本的模样和作用是什么,但高文却隐隐约约觉得那些巨大的金属残骸拼凑起来很像是某种飞行装置——它们有着仿佛推进器一样的尾部结构,还有仿佛武器挂架一样的延伸骨骼,这些结构是如今的洛伦大陆人类完全无法理解的!

    而更重要的是——那些金属和水晶的质感像极了永恒石板!

    高文感觉自己的心脏怦怦直跳,他听到卡迈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看吧,这就是陨落的白星,德鲁伊曾经崇拜的自然神灵——巨鹿阿莫恩!”

    “自然之神!”赫蒂在这一刻终于无法抑制地惊呼出声,“我的天哪!!”

    “不用担心,‘屏障’会保护你们的心智,”卡迈尔似乎是以为赫蒂在担心直面神祇的后果,便抬手指了指金属隔离壁外面那层朦朦胧胧的能量屏障,“这层屏障是我们从神明尸体周围那些残骸中找到的最有价值的成果,我们模拟了那些残骸的能量波动,并发现同频率的魔力可以抵消神明力量对凡人心智的伤害,只要屏障还在,你们就是安全的。”

    高文带着震惊看着那层半透明的能量屏障,透过屏障看着“巨鹿阿莫恩”神尸周围的那些金属残骸,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接触到神灵的秘密,接触到那些“弑神者”的遗物,而当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呈现在他眼前时,他心中除了意外,便只有发自肺腑的震撼——

    这就是神明陨落的地方,这就是陨落的神明,这就是杀死了神明的“武器”……

    打造那武器的人已经离开了,但他们的造物却留在这里,而他们留在这个世界的“监控卫星”,时至今日仍然在运转着。

    高文收回目光,看着不远处的卡迈尔:“所以,是神明的力量把你变成这样的?”

    “我到现在仍然不能肯定当时自己的思想是不是已经受到了神明的影响,虽然有这层屏障,但我毕竟在这里和神明的尸体共处了数百年,我的心智不可能还完全正常,”卡迈尔自嘲般地说道,“我打开大门,进入那片不受保护的空间,没有携带任何防护装置,也没有开启任何护身法术,我走向那头巨鹿,把祂的能量引导到自己体内,希望能用这种方法杀死自己——然后那能量爆发了,我的身体在神力冲击中四分五裂,并最终……变成了这幅模样。”

    “你变成了一个能量生物,更加无法死去了,”高文随手擦掉了身旁提尔的口水,抬头看着已经被转换生命形态的卡迈尔,“那之后又过了多少年?”

    “我记不清了,在生命形态被转化之后,我的记忆处于断断续续的状态,”卡迈尔无奈地说道,并抬手指了指自己胸前的护甲片,“我在自己身上刻下这些,就是为了提醒自己,防止自己彻底沦为一个无意识的怪物,但如果不是突然遇到你们,恐怕我变成无意识的怪物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在刚见面的时候,你质疑我们是不是真的,”赫蒂还记着一开始发生的事情,“那是什么意思?”

    “你们知道么,在你们出现之前,我已经‘看到’至少七次有活人出现在自己眼前,”卡迈尔的声音充满苦涩,“我看到有人找到了这个被尘封遗忘的堡垒,我看到有人打开了那扇魔法门,我看到当年那些撤走的同僚又回到了这个地方,他们来接我,告诉我任务已经结束……我在产生幻觉,一次次的幻觉,最初我认为是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但后来我才发现那是神明的力量在不断影响着我——它的力量偶尔会渗过屏障,在我眼前制造种种幻觉,所以我在看到你们之后才会怀疑你们是不是幻影,怀疑是不是屏障又出了问题……”

    高文终于搞明白了卡迈尔一开始那古怪的行为是怎么回事,他感慨地看着眼前这个古代的魔导师,感慨对方的心智竟然可以一直维持到今天——虽然他自己的“历史”比卡迈尔要久远无数倍,但他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形式从一开始就发生了变异,而眼前这个人……他在生命形态转化之前,以人类之身坚持了数百年!

    沉默良久,他轻轻舒了口气:“放心吧,我们是真的。”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