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征战乐园 > 第十九章 复苏,祭坛,一步到位!
    “我想要的,只是……这样!”

    魔的话,并未被其他任何人所听到。

    他只是低声嘟囔着,仿佛自言自语,又像是一种解说。

    而理所当然的。

    面对主战场上,圣子状态的激变,众人的反应各有不同。

    李二,文满等人重重舒了口气。

    这是放松、轻松,也是即将获胜的快意。

    在他们看来,只要圣子不出问题……

    那么,一切问题就都成了小问题!

    而反观亚历山大,则脸色苍白,手脚颤抖。

    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努力,布下了这么多的布置,从一开始,成功的机率就是零蛋!

    这对亚历山大的打击,堪称是毁灭性的!

    能看到他一口老血喷出,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刚才的伤势爆发。

    “哈哈哈哈!”

    圣子的狂笑声,给这出情景喜剧更添了一分色彩。

    直到,魂匣之中的魔,轻缓地挥了挥手。

    这一挥,不带起一丝波动,更没掀起一丝云彩,就像是迟暮地老人抖了一下衣袖。

    而就在这个简单的动作之中,魔,向自己唯一剩下的棋子,下达了最终极的指令!

    “开始吧。”

    就在这一瞬间,圣子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深处蓦地一颤。

    他猛地惊觉,便发现凯丽甘——这个从头到尾被控制的死死的女人所化做的黑光猛地爆发。

    无穷无尽的黑暗从凯丽甘化做的黑光中喷涌而出,瞬间将圣子的灵魂深处染成了墨黑色。

    然,圣骨的威力的确绝伦。

    除圣子之外,没人知道圣骨究竟有着何等强大的属性,但圣骨拥有者免疫魔的心灵控制,此乃不争的事实。

    也因此,即便灵魂深处已经被染得漆黑一片,圣子依旧保留着自我意识。

    “这东西真的好用!”

    圣子甚至还有心情评估了一下圣骨的威能……他真的没慌。

    但这只是现在罢了。

    下一秒。

    圣子的脑袋轰地炸开!

    能看到,凯丽甘化做的黑光,卷集着那金灿灿的头骨,以一往无前之势,向深渊最底层急冲而去!

    这个速度太快太快了。

    快到任何人都反应不过来!

    即便是重新长出脑袋的圣子,都愣愣的看着圣骨一飞冲天,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头骨,竟然这般简单的便离自己而去……

    没错!

    魔,抢了圣子的脑袋。

    或者说,他只是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而这种状况,又引申出了另一个问题。

    没了圣骨的圣子,至此不再免疫魔的心灵控制。

    当然,这事儿到现在,其实已经无关紧要了。

    体内的唯一一道黑光,代表着萨格洛特,在别天神的作用下,萨格洛特强化了自己对圣子的忠贞,他没可能反水。

    无道也基本解决了艾利克斯,此刻正从艾利克斯的尸体上取出右眼,重新塞回了自己的眼眶中。

    李二从头到尾都没出事儿。

    唯一有问题的凯丽甘,则带着圣骨滚得远远的——圣子出于谨慎,甚至还主动掐断了与凯丽甘的圣子圣徒契约。

    当然,他也不敢深追就是了。

    下方,文满猛地皱起眉头。

    “最终目的不是控制圣子?”

    “他的最终目的,怎么可能不是控制圣子!”

    疑惑接连产生。

    若目标不是圣子,魔又为何要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事实已经证明,如果魔只想要取回圣骨的话,他只需要凯丽甘一个人就足够了,换言之,这事儿,魔其实早就可以办到,又何必等到现在!?

    转头看向四周。

    人群,熙熙攘攘,高手,密密麻麻。

    文满隐隐约约有了一个猜测。

    但揭穿这个猜测的,却不是文满。

    而是王维!

    天边,蓦地闪过亮光,却是乘坐着天子撵架的王维,以极高的速度瞬息而至!

    他甚至连看都没看战场的情况,只是身影激射之中,紧跟着凯丽甘的黑光向深渊最底层狂冲而去!

    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

    王维已经消失无踪。

    只留下一道声音,传入所有人耳膜!

    “所有人立刻离开深渊!加快速度!”

    “尤其是你!”

    这个你,指的是圣子!

    这一刻,王维语速极快,语气肯定,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而文满,则多听了一句话。

    “秦皇召唤宝玉我取走了。”

    文满先是一愣,随后一摸战纹,便发现战纹中的秦皇召唤宝玉已经消失无踪。

    茫然中,即便是文满也不由挠头。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

    王维的速度极快。

    但却比不上凯丽甘的黑光。

    这黑光,席卷着圣骨,以穿梭空间和时间的速度,瞬息之间便抵达了深渊最底层的宫殿当中。

    刚刚进入宫殿,黑光的速度便慢了下来,直到金色的头骨飘荡着飞出,落在了魂匣之上。

    幽幽声音,从魂匣中传出,响遍整个殿宇。

    “曾经的骨!”

    圣骨蓦地发光。

    “往昔的魂!”

    魂匣亦亮起幽光。

    “仇人的血肉与魂魄!”

    魂匣之内,嬴枭的躯体缓慢溃烂。

    同时,四周隐隐有噪杂声音泛起,淡薄的雾气凭空生出,雾气中,隐隐浮现出四道麻木的身影。

    魂匣内,魔的声音陡然激昂了起来!

    “以仇人的骨血,重铸我身!”

    “以敌人的魂魄,重铸我魂!”

    “以曾经的骨骸和魂魄为引!”

    “破!”

    “破!”

    “破!”

    连续三声破字!

    圣骨与魂匣陡然放光!

    此时此刻,这两件至宝,仿佛发生了什么激烈冲突似的,光芒交织辉映着,金光与幽光不断冲荡、摩擦,发出连串瘆人的杂音。

    直到“砰”的一声。

    魂匣的上盖猛地掀开,一只苍白的手,扒着魂匣边缘,慢慢伸了出来。

    “这就是,活着的味道啊……”

    低沉的声音,从魂匣内轻缓传出。

    紧接着,一张脸带刀疤,长相俊俏的脸,便从魂匣中探了出来……

    魔,诈尸了。

    不,应该说,他复苏了。

    用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魔的表情舒适且享受,其身上的气息快速攀升,涛涛魔气肆意宣泄着,却又快速缩回了魔的体内。

    简单感知之后,魔轻轻捏紧了右拳。

    “力量,还在。”

    “那么,就继续吧。”

    如此说完。

    深渊内,天地翻覆!

    ……

    看着前方急速飞远的黑光,王维不由一叹。

    “追不上,抓不住。”

    规则之力不代表无所不能。

    纵然运用规则之力,王维的速度足够飙升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奈何,鬼知道那凯丽甘化做的黑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其速度之快,碾压王维好几条街。

    眼看着追不上了,王维索性就不追了。

    微微思考之后,王维取出通讯器,联系了文满。

    “把深渊最底层的坐标发给我。”

    曾经,文满以定位器定位了李全知,哪怕现在定位器被拆除,路线什么的文满也还留着。

    “发到你的通讯器里了。”

    文满这般说完,王维取出通讯器,便看到通讯器中已经有了一条完整的路线图。

    念头一动,王维的速度再次飙升。

    很快,文满再次发来通讯。

    “所以,这一次咱们的麻烦大了,对么?”

    对于这个问题,王维也只能苦笑,却给不出个答案。

    正如文满观察到的那般。

    魔如果只是想要取回圣骨的话,没必要这么大费周折。

    他不需要控制住李二,甚至不需要控制住萨格洛特和艾利克斯,他只需要有一个凯丽甘,就能办妥一切事情。

    事有反常必有妖。

    兴许是魔复出之前,还想要看上一场好戏——但这个可能性相对较小。

    王维也只能思考魔让亚历山大和帝辛发起大战的其他目的了。

    “不得不说,这一刻,乐园中的强者,聚的可真是整齐啊……”

    文满又发来这样一条讯息,似乎意有所指,王维想了想,也回复道。

    “不排除他想要将乐园内所有强者一网打尽的可能,但比起这个,我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猜测。”

    “什么猜测。”

    王维快速编辑一段话,但编辑到一半,却将这段话统统删除。

    他只是取而代之的,发送了另一段话。

    “深渊有鬼,立刻撤离!”

    没错!

    深渊有鬼!

    这便是王维观察到的真正状况。

    也是王维刚刚完成了军队转化之后,便迫不及待地赶往战场的真正原因!

    就在刚才。

    就在魔对圣子发动侵袭的刚才。

    整个深渊的环境,已经开始出现了变化!

    ……

    已知,深渊乃是魔的神国——这个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成就规则之力后,王维已经把深渊的本质看了个通透。

    而这个神国,相对完整,内部的规则之力自成循环且数量极多——不夸张的讲,魔的深渊,可谓是神国及规则之力的完整形态。

    换句话讲,无尽深渊,就是王维要走的路的终点。

    说来也巧。

    现在的王维,以力量体系论,其实与魔相当类似。

    正因为类似,所以王维方能够察觉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一些……

    恐怖的东西!

    但你要说现在王维已经搞明白了魔的根本目的,这个是不现实的,当事情没有发生之前,王维也只是有所猜测,却做不出最终判断——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并未将自己的推测说给文满听。

    而很快,魔,便以行动,向王维崭露了他的恐怖与可怕!

    “轰隆!”

    一声轰鸣。

    王维蓦地停下了脚步。

    这一刻,王维身处于深渊未知层级,他抬头望天,便看到这层深渊猛地一颤——这一颤,天不是天地不是地,即便是王维,也晕乎了好一阵方才转醒过来。

    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以规则视界观察,王维却发现,于这一刻,深渊规则开始了暴动!

    无数规则线条此起彼伏,如果说原本深渊的规则之力,活跃程度为1的话,那么现在,深渊规则的活跃程度,便已经达到了100以上!

    当然,对于这件事情,没有规则视角的人,是察觉不到这种变化的,而且,这种变化,也不会对现实产生太大的干扰。

    这只是证明。

    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

    这一次,王维看到了……

    看到了,与终点!

    ……

    无数规则之力从深渊最底层,魔所在的位置绽放开来,此为。

    而终点……

    则在一件被王维忽略的东西上。

    那是,都得死请求王维摧毁的“假”天祭坛!

    没错!

    这东西,王维其实都有些忘了——毕竟,王维一是赶时间,二来,提前唤醒圣子对战局的帮助实在是太大,大到甚至让王维都有些忽略了这个“假”天祭坛。

    毕竟……

    根据都得死的说法。

    这玩意只是个传送通道,战事不妙时毁了这东西,能够将魔短暂困住一段时间——说白了就是个权宜之计,王维从一开始就没瞧得上这重手段。

    但王维甚至都得死都不明白。

    这个仿制的“天祭坛”,还有着另外的用途!

    ‘你知道起源之地么?’

    ‘那是乐园的核心,天赐之石的老巢。’

    ‘那是梦想成真的奇迹之地,那是我用毕生追求的最高梦想!’

    心中突兀升起这种念头,魔嘴角挂着浅笑,此为美梦即将达成的喜悦。

    “你们,往哪里跑!!!”

    兴奋到极致的声音,从魔口中轰然炸响,于是,天地变色!

    正悠哉闲逛的圣子陡然抬头望天。

    却见天空中,云卷云舒!

    狂风暴雨组合成风眼,风眼之中,一个巨大的黑洞以极快的速度凝聚成形,下一秒,一枚硕大的、纯黑色的眼球从黑洞中陡然睁开,无情的目光,仿佛神的注视,冷酷的扫向了下方众人!

    “一个都别想跑!”

    天空中,轰然炸响如此声音,紧接着,便是天旋地转!

    整个深渊,在魔的操控之下顷刻间动荡,这一刻,风雨雷电,大地天空,统统化作了魔的触手。

    什么叫做与世界为敌?

    在无尽深渊与魔为敌,就是与世界为敌!

    滔天大手遮天蔽日,从虚无中生出直接拍下,这一刻,圣子只感觉自己心神动荡,身体完全不能动弹,就连规则之力都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缩在体内瑟瑟发抖,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效果!

    然后……

    大手捏住圣子,轻轻松松,稳稳当当。

    周围,无数沙石快速凝聚,包裹在圣子身上,形成了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大圆球。

    “镇压完毕。”

    也同样就在这一刻。

    连接深渊与乐园的两座深渊祭坛,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光!

    ……

    ‘天赐之石可是个好东西。’

    ‘整个乐园,就是天赐之石的具体力量显化。’

    ‘什么世界至宝,什么技能之巅血统之巅,在天赐之石面前,都是屁!’

    这是毫无疑问的。

    正如同魔当时与王维的对话。

    这个乐园,真正的宝贝只有一件——天赐之石!

    然而。

    想要得到天赐之石,并非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它藏得太深。

    它的力量太强。

    身为轮回者的一切,都是天赐之石所赠予,轮回者,就是乐园的孩子甚至是乐园的奴隶,以下克上何其艰难。

    但魔,上一世代的绝世天骄。

    却真的,找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放开我,放开我!!”

    被困在土球中的圣子卖力挣扎,但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土球的束缚。

    他只能眼看着周围的封印力量越来越牢固。

    直到,将他彻底锁死。

    “这……”

    圣子说不出话来了。

    但另一道声音,却从其耳边响起。

    “恭喜你,你完成了你的使命。”

    使命?

    什么使命?

    圣子不明白这声音所讲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着圣子茫然地双眼,远在深渊最底层的魔,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他语气更温柔了。

    “其实,从伦理关系上讲,乐园是你的妈妈,而老子,就是你爹。”

    圣子“???”

    这什么情况?

    ‘是啊,你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一局,乃是上一世代我被封印之前,便布置好的!’

    “乐园,未能保留上一代的记忆。”

    “因为它被我格式化了……”

    “但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我能将乐园格式化,那我有没有能耐,再给被我格式化的乐园,加上那么一点儿东西呢?”

    圣子陡然瞪大了双眼。

    魔轻笑着补充道。

    “当然,我加不了太多东西,我只更改了一件事情。”

    “让乐园,生了个跟它关系极其亲密的……孩子……”

    “这就是你出生的根本原因了。”

    “因为我让你出生,你才能出生,所以从这方面讲,我不是你爹我又是什么呢?”

    “呜呜呜!”

    圣子挣扎的更用力了,虽然只是做了无用功,但也能表现出圣子的态度。

    ‘你是我爹?我是你爹!我麾下的圣徒也是你爹,你个龟孙蹦出来就要认儿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大概意思也就是这样了。

    魔看懂了,却不介意。

    身为胜者,他还算有风度。

    更何况,他还需要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牵引,开始!”

    口中,再次吐出四个大字。

    下一秒。

    整个乐园都颤抖了起来!

    ……

    飞驰中的王维,并未受到魔的关照。

    可能魔觉得,王维这个掌握了规则之力的小辈,掀不起什么风浪。

    又或者是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工作。

    总而言之,哪怕魔已经动手了,王维也不在他的优先打击序列之中。

    直到王维目光一闪,猛地回头看向天边。

    远方,朦胧的感应传来。

    那是天祭坛,对王维发出了呼唤,与悲鸣!

    与天祭坛的联系,让王维察觉到了一件事情!

    起源之地,正在崩塌。

    “这是……”

    王维先是茫然,随后陡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终于猜到魔的真正目的了。

    “你想将天赐之石拉进你的神国!!”

    ‘要不然呢……’

    似乎回应了王维的话,这一刻,深渊最底层的魔,也闭上了眼睛,嘴角挂起一丝傲然。

    ‘要不然,我又该怎么得到天赐之石呢?’

    方法,只有一个啊!

    以强悍的、完整的神国之力,包容、吸纳天赐之石,从而将自己的神国,改造成以天赐之石为核心的“终极梦想成真神国”。

    这是此事的唯一解!

    要不然。

    你哪怕拿到天赐之石,你又该怎么用它?总不能拿着当收藏品吧?

    而复盘整件事情,一切的一切,便已经通透了然!

    以凯丽甘为祭品,拽出圣子的圣骨,以圣骨与魂匣、嬴枭和龙月四人残魂的力量重塑血肉,如此,魔得以重生,且在重生之后的短时间内,便找回了曾经的力量!

    而深渊。

    这个魔的神国,便是圣子,与乐园所有高手的终末之地!

    来了,你们就进了碗里——当然,重点还在圣子身上。

    然后,以与乐园有紧密联系的圣子为坐标,搭配两座深渊祭坛,强行将天赐之石拽出起源之地,再以整个无尽深渊的力量消耗、同化掉天赐之石。

    这从上一代延续至此的局,刚一开始,就直达高潮!

    魔不废话。

    他不多逼逼。

    刚刚复活,魔就想一步到位,直接完成自己长久以来的夙愿!

    这份魄力大的惊人。

    然而现在这般看去……

    魔这事儿,还真要成!

    起源之地。

    那虚无的空间纷纷碎裂,无数空间乱流激荡着,似乎联通了更深处的某地。

    起源之地更深层,隐隐有光芒闪烁而起,离得近了,便能看到那光源,乃是一块破烂不堪的破石头。

    “嗡~~”

    笼罩在圣子体外的土球登时放光,这光,似乎对破石头有着极强的牵引能力,在这种牵引力之下,乐园颤动,深渊亦在颤抖。

    两者慢慢靠近,似乎,想要融为一体。

    外界,深渊祭坛所在之处。

    都得死众人已经齐聚于此,然而此刻,他们看着那被黑光笼罩的天祭坛,却根本无从下手……

    “我说我亲爱的哥哥,这祭坛,貌似不是只用来传送的吧?”

    全得死看着深渊祭坛,如此问道。

    而都得死只是揉了揉眼睛,片刻,他跟他老弟对视一眼。

    “情报错误,所以,现在怎么办?”

    全得死“我们能跑么?”

    都得死“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

    全得死“一时是多久?”

    都得死“几个月?几年?”

    气氛突然沉默。

    直到都得死大吼一声。

    “那还等什么了!”

    光影瞬闪。

    这些乐园的职工者,竟然二话不说,跑了个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