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叶知秋见状,忍不住开口问周明昊“真要离京那么久?你这到底是出去走走,还是一去就不回头,准备天高海阔任遨游?”

    周明昊闻言忍不住笑道“叶兄近来都同首辅大人待在一处,这说话都文气了,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得了吧!”谢万金当即开口打断道“你管小叶怎么说话呢!再着说了,她说话越来越像我家三哥有什么奇怪的!我觉得她说的挺对的!这要是向着你说话才怪呢!”

    周明昊猛地被她噎住了。

    叶知秋见状,神色顿时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连忙开口解释道“我是因为首辅大人说粗人也要多读书,也跟着那什么……不是故意要学他说话的!”

    “小叶!你看你,两三句就被他带跑偏了!”谢万金很是痛心疾首道“我们方才不是要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吗?”

    “是、是啊!”叶知秋很快反应过来,转头看向周明昊,当即问道“周兄,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周明昊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求救一般看着谢万金身侧的容生。

    希望这位爷能发发善心,救他一救。

    四公子原本就是话多的人,虽说能得他关怀的人屈指可数,可是受得住他百般“关怀”的人实在也没几个。

    陛下和首辅大人不在,能压得住他的也就眼前这位了。

    哪知道容生只是淡淡一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谢万金抢先了。

    “你看他做什么?是本公子在同你说话!”四公子忽然有点恼火,“周明昊!你别以为你现在脸肿的跟熊一样,本公子就不会动手揍你!”

    “你是不会动手揍我啊。”周明昊听他这样说,反倒不慌了,安然坐定,抬手端起一碗酒张嘴就喝了大半,而后才悠悠笑道“四公子何曾同谁动过手?你今夜若是想揍我尽管动手揍,我绝不还手,过了这村没这店啊。”

    他说着,不等旁人接话,自顾自又补了一句“临走之前,能让你们都揍开心了,也是件好事!”

    谢万金有再多的话要说,此刻都被噎住了,周明昊这厮绝对是脑子里进了水!

    叶知秋都懒得同他多说了,端起一碗酒同周明昊那碗碰了一下,当即便仰头饮尽了。

    周明昊见状忍不住笑道“不愧是我叶兄,豪爽!”

    他说着也饮完了碗中酒。

    谢万金见状,心中很是无奈,当即便端酒对周明昊道“满上满上!今夜先喝个痛快再说!反正普天之下还没有我找不到的地方,你若离京不回,我就让长兄和三哥派人把你抓回来!”

    周明昊闻言,顿作受惊状,而后笑道“岂敢岂敢!”

    几人都没再提周岭的事,四公子心中有气拉着周明昊拼酒。

    一旁边叶知秋也不能幸免,这酒一碗接着一碗的喝。

    虽不是什么顶好的佳酿,可此刻有风有雪有知交,几碗浊酒下肚,腹中也如同有火烧。

    四周寒风送雪而来,谢万金喝了酒身上热,抬手间碰到容生的手,极其自然地握了一下觉得有些凉,他不由得起身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盖在容生身上。

    周明昊和叶知秋见状都愣了愣。

    从来都只见过四公子怜香惜玉,为美人花银子花得十分大方,何曾见过他对哪个兄弟这样悉心照顾过?

    被悉心照顾的容生倒是面色如常的很,没有表现出半点不自然。

    好像他们之间本该如此一般。

    谢万金原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直到看见这两人呆若木鸡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我家容兄怕冷……我喝酒喝多了热……”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周明昊一脸“我绝不多问的表情”,只是顶着一张猪头似得肿脸显得格外滑稽,偏生他还格外认真地补了一句,“我还挺冷,叶兄来,咱们再多喝两碗酒,看看能不能像他一样热起来。”

    叶知秋点了点头,又饮下了一碗热酒。

    过了片刻,她才开口道“喝完了是不怎么冷,但远远没到热的地步啊。”

    谢万金心道废话!

    这是在街上,棚子四面透风,自然比不得那些暖阁。

    他方才也不过就是随口给自己把外衣脱给容兄找了个由头,偏生这两个,也不知道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非要在这里琢磨得这么透彻!

    四公子越想越气,凑到容生边上同他低声耳语道“容兄,你身上有解酒的药吗?”

    “有。”容生伸手出袖,在另外两人不注意的时候弹指射入四公子的酒碗里。

    风吹烛火晃动,碗中酒水泛起涟漪。

    只片刻,一切便归于平静。

    谢万金和容生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强忍住笑。

    “来来来,你们既然觉得冷,那就多喝两碗,咱们今夜不醉不归!”四公子端起酒碗就是喝。

    同桌的叶知秋和周明昊见状,连忙跟着一道饮下。

    这一开始就没个完,几人都越喝越多。

    唯有容生是时不时地饮两口,慢条斯理,姿态优雅地像个看戏人。

    四公子心道老子喝不死你!

    嘴上的话却说的极其漂亮,“周兄啊,你这一走,咱们也不知何时能再相见,今后一别千里,你可要好自珍重,我这里再敬你一碗!”

    “好!”从来没人扛得住谢四公子这张嘴里说出来的好话,周明昊今夜尤其扛不住,连声说“好!喝!”

    叶知秋见状,也跟着多喝了好几碗,看着谢万金这送行话说的这样漂亮,她憋了半天也憋出了一句,“反正不管你去了哪,遇到事了,就传信于我,天涯海角,我总会想办法来帮你!”

    “好兄弟!”周明昊已经喝了不少酒,明显开始上头,一听叶知秋这话,不由得感动得眼眶湿润,抬手就揽住了她的肩膀,把人往自己怀里拥,“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哎哎哎……”谢万金见状,忍不住抬手拍周明昊的脸,“你干什么呢你?”

    说话声还没落,不远处一台软轿冒雪而来,直接停在了酒桌边上。

    片刻后,轿帘掀开,首辅大人缓步而出,面无表情地看着抱在一起的周明昊和叶知秋……